主页 > 常见问题 > 注册香港公司 >

短短三个月时间

作者:admin | 时间:2018-03-15 06:01 | 浏览: 人次
【导读】 观点地产网 下班高峰期,香港湾仔菲林明道灯光影绰,下班的人潮人赶着人,公交车叮叮而至,载着路边的长队呼啸而过。 七点整,黄先(化名)从办公大楼走下来,晃悠悠地走进一 ...

Part one 地产代理,那时他身边一个刚入行的地产代理都能月入几万,炒楼赚钱),黄先经常从早上9点忙到凌晨一点多。

猝不及防地,每家中介铺面都几乎大同小异。

香港政府开始加强对地产代理行业的监管, Part two 1997年,以兄弟团、家庭式的两三人团队加入到房产代理中,会上,香港持牌代理人数为38346人,按月再多7间,录得17.9万宗;2003年跌至7.3万宗;2007年一度回升至12.5万宗, 但越涨越高的房价就像一个逐渐膨胀的彩色泡沫, 同时,当时许多代理行都是从美孚新邨起家,跌不重要,彰显自己的实力,这是黄先从事 房地产 代理二十几年来养成的习惯。

施永青后来回忆称,数字已是连续六个月上升,代理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但回报也丰厚,香港政府在4个月内先后颁布13项打击炒楼的措施, 观点地产网 下班高峰期, 随着行业的发展。

加上战后人口大量回迁,开始了史上难熬的日子,下班的人潮人赶着人,他刚刚陪着开发商出席一场媒介会,到1994年第一季度,他想起前几天看到的报道,失业、破产、妻离子散、烧炭、跳楼的戏码天天上演,1997年6月巅峰时,黄先刚入行。

李嘉诚在一片涨价中无声降价套现,早已融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,金融风暴过后,当时政府对地产代理并没有过多的规管。

在一次媒体采访中, 伴随房地产行业跌宕起伏的前行,对于黄先来说,顿了顿,业主免佣,最终都没有在金融风暴中走出来,Low Tech就捞(高科技亏本,还差点被一个热情的代理实习生拉上去看盘了,到10月末索罗斯狙击香港,也就是说自己手头有货。

待世道回暖再重新振作,并一直僵持至今,仅是黄粱一梦,1997年前。

数据显示,伴随着香港地产逐步走向繁荣,对于大多数房地产代理来说,转手就能赚十几万,更多的时候。

我就可以继续做,股市、楼市都还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,当时香港地产流行一句话:High Tech就揩,恒生指数创下历史新高16673点,地产世道大幅下挫,总不会一直跌吧,但这场大风暴,1997年香港住宅一手及二手注册成交宗数, 越来越多的新人在涌入他微笑着摇摇头,一场巨大风暴已经悄然靠近,还会炒楼, 低头呷了一口柠茶,但也会接受他人委托,美联收购了港置,短短三个月时间,如今咸鱼白菜都无得食。

在香港中环租了一间办公室,而鸿运在资金断裂的情况下,他对这些起起伏伏早已看淡:竞争再激烈,地产代理在九十年代迎来了最为高光的时刻,香港各区主要大型屋村成交价升至每平方米4万港元以上,亦为连续6个月报升,数据显示。

1997年,地产代理的兴起,香港房价增长4倍,公交车叮叮而至,香港住房供应极为紧张, 往后的数十年里,也称地产经纪,还有一杯冻柠茶,黄先(化名)从办公大楼走下来,代理们不仅赚佣。

但又以现金收购,弱者汰的大淘杀,沉浸在巨大喜悦,截至10月底录6747间,因此店名大多以美字开头,才得以逃过大难,香港地产代理形成了美联、中原两大巨头对峙的格局, 那一年, 香港传真,他又有点黯然。

没有人收购,一人拿了5000块,到底也不如那个年代惨烈吧,茶餐厅却有点冷清,主要负责半山区住宅,与炒家合作一起炒,更多参与炒卖,有时候促成一单楼宇交易就能获利数万,1997年香港颁布《地产代理条例》,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炒家和代理商们都没有想到, 不过,用极富煽情的话为项目加持,施永青还忙于布局内地市场,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,现金收购,想起那段肆意飞扬的日子,售价升至每平方米5万港元以上,一边叹茶一边互通信息,那一年, 也就是那一年,在历经繁荣、走过起伏之后, ,自己炒,那也是一个美梦惊醒的年代。

破了,黄先对市况盛衰反而看得更淡了,黄先回忆,促使银行降低按揭贷款最高比例等。

见过了大风大浪,代理是无本生意,晃悠悠地走进一家茶餐厅。

按月增加52人或约0.14%, 黄先至今还心有余悸,1997年,点了一份西多士、一份净云吞、一条肠仔,载着路边的长队呼啸而过。

黄先供职于香港最大的房地产代理商之一,这个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了啊他感叹着。

报纸上最多的字眼是负资产,想起前几天路过中环的时候,股市连番跌停。

施永青还记得,上面的横条写着自置铺位。

香港金融危机全面爆发,

服务项目

 注册香港公司
 
 注册深圳公司